特朗普力荐新冠肺炎特效药 引爆白宫"史诗级争吵"


国家粮食和物资储备局粮食储备司司长秦玉云表示,近年来,粮食库存总量持续高位运行,目前我国稻谷、小麦的库存量能够满足一年以上的市场消费需求,不少城市面粉、大米等成品粮市场供应能力都在30天以上。

魏百刚坦言,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近期国际粮食价格确实有所上涨,粮食安全再度成为国际上的热点问题,对此我们应该冷静理性看待。他解释道,当前世界粮食供给是充足的,2019/2020年度世界粮食(不包含大豆)供给量为34.7亿吨,总需求量为26.7亿吨,期末库存近8亿吨,库存消费比近30%,从全球供应总量来看,不存在短缺问题。

上述措施是否会影响国内粮食安全?农业农村部发展规划司司长魏百刚提供了四组数据。一是粮食产量,近年来我国粮食连年丰收,已连续五年稳定在1.3万亿斤以上,去年粮食产量是13277亿斤,创历史新高,小麦多年供求平衡有余,稻谷供大于求,口粮绝对安全有保障。

中国社科院研究员胡冰川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表示,我国粮食生产连年丰收且储备充足,水稻、小麦等主粮作物对国际市场依赖程度很低,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农产品贸易限制,并不会影响中国的粮食安全。

(一)年龄未满18周岁(以登记日为准)、父母未陪伴在旁、长期或短期在美留学的中小学留学生。

在弗吉尼亚州,一位殡仪馆馆长正在处理三具遗体。据医务人员表示,这三具遗体的新冠病毒检测均呈阳性,但其中只有一具遗体的死亡证明上标明了死于新冠肺炎。

+1-202-848-4007(涉疫情协助热线)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新冠疫情最新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4月6日14时20分许,美国已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超过33.7万例,累计病亡9647人。

据介绍,我国粮食库存构成分三大类:政府储备包括中央储备粮和地方储备粮,是守底线、稳预期、保安全的“压舱石”;政策性库存是国家实行最低收购价、临时收储等政策形成的库存,这部分库存数量相当可观,常年在市场公开拍卖;企业商品库存是指企业为了经营周转需要建立的自有库存,目前入统企业有4万多家。

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健康安全中心的资深学者珍妮弗·纳佐(Jennifer Nuzzo)称:“我们坚定地认为还有一些死亡病例没有纳入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的统计中。”据悉,该中心正在研究全球健康面临的威胁并密切追踪新冠病毒的流行趋势。

胡冰川也提到,现有的粮食出口限制措施,主要是对疫情恐慌的应激反应,同时产生的另一个结果是全球农产品价格近期都有一定程度的上涨,幅度在8-10%左右。全球粮价上涨对我国粮价有一定传导作用,但影响不会很大。当前我国谷物对国际市场依赖度很低,水稻、小麦进出口主要是品种调剂。玉米和大豆会受一定影响,但是影响幅度有限,而且会在疫情结束以后带来一波下跌行情。